理想国的黄昏

 战争即和平
自由即奴役
无知即力量

1516年,从大西洋深处缓缓浮现乌托邦,成为继理想国之后,又一使人向往之处。
但偏偏有赫胥黎、奥威尔、扎米亚京等人站出来,高举反乌大旗,创作出《美丽新世界》、《一九八四》、《我们》等这类著名的反乌著作。
反乌作家在著作中构建了另一种形式的乌托邦——一个极权的世界。统治者通过制度、监控、审判、洗脑等手段泯灭人们的自主知识与各种情欲,将思想行为麻痹同质化,实现所谓“人人平等快乐安定的美好生活”。展现了其所谓乌托邦隐藏的另一种面目,一个荒诞至极的极权世界。
而反乌托邦文化也影响到了电影领域。例如2014年的[赐予者],却很是平平。
但有一人,他游离好莱坞主流之外,也不引欧洲评论界所注意。但他凭借一个个怪诞的反乌托邦世界,当仁不让的成为反乌电影的老大哥——他就是特里·吉列姆。伫立于理想国之上,注视着理想国的黄昏。





吉列姆较广为人所知的反乌电影,是由布鲁斯·威利斯,布拉特·皮德主演的[十二只猴子]。
影片以病毒扩散,世界末日为背景,讲述了一个公元2035年,人类被12只猴子军研制的一种病毒侵袭,大部分人类都在这场病毒灾难中死亡,只有少数人侥幸逃生,但也只能在阴暗的地下,为了改变这一情况,科学家们设计出一个计划去改变这一切。囚徒詹姆斯·科尔被强迫作为志愿者,由2035年穿越时空回到1996年追查当年病毒扩散的原因,以便由科学家想办法预防并阻止它的发生。
影片融入了悬疑元素,有着希区柯克经典的悬疑设定,也成为影片的一大看点。






吉列姆的反乌电影,喜欢在影片中构造夸张的光影效果和运用倾斜镜头等镜头技法,营造出怪诞,荒谬的氛围,而这也正是反乌托邦文化的一大特色。
而在吉列姆的反乌电影中,我觉得,[妙想天开]为是其巅峰之作。
[妙想天开],以借奥威尔《一九八四》之精骨,讲述了未来英国是一个独裁极权之地,因为一个意外错误,一个无辜者被捕并被害。而主角山姆碰巧发现了这个错误,出于良心尽力纠正,不料越陷越深。本片带着浓烈的黑色幽默气息,让人不寒而栗。





如同反乌文化所继承的基因,影片中的主角都是拥有自我意识,企图追求自由的人物,但都是面临着悲惨的结局。如[十二只猴子]中科尔命丧机场,[妙想天开]中山姆被抓后被逼疯,分不清现实与幻想,成为活死人。
吉列姆的反乌电影都有着较强的表现主义和超现实主义色彩。这点不仅体现在画面风格,也情节安排上。
吉列姆的高明之处就在于,他不但用出色的情节发展安排,使之主角走向悲剧结局,更是设置了精彩的超现实梦境等美好象征的意象,使之与影片中的现实形成悲剧性的对比,产生更为浓烈的悲剧性效果。
而[妙想天开]里的超现实梦境也是其意象运用的巅峰——在梦中山姆穿戴着一双翅膀,傲游天空,追逐他的梦中情人,并大战日本武士,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。而当他被抓逼疯后,在他的幻想里,恐怖份子塔托带人把他救了出来,并炸毁统治者情报部大楼,最终与女主角吉尔一同逃离。








细节与人物上,[妙想天开]也是处处带有反乌的荒诞气息。如山姆母亲的返老还童或是那两个冷气维修工。其他像[十二只猴子]中科学家布置的假海滩,流浪者鲍勃。[零点定理]中的双胞胎、街头到处的广告、耶稣像上的监控摄像头等等。
[妙想天开]作为吉列姆的巅峰之作,也在反乌电影中立下不可撼动的地位。是反乌电影的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山。









2013年,[零点定理]在威尼斯首映,吉列姆式的反乌再现大银幕。
吉列姆的反乌电影在布景上都十分相似,高科技与破败冰冷的钢铁城市,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钢铁艺术。
[零点定理]中也有吉列姆对美好意象的运用——电脑中的虚拟海滩。而在影片结尾,主角也未能逃脱零点定理虚无主义的吞噬,成为神经网络的一部分,在虚拟海滩,他把太阳拽进海里,步入黑暗,实现了他所期望的真实。






特里·吉列姆构建了三大极权世界,借此批判社会的丑恶,也让观众们开始审视自己的生活,在某些方面是否已如影片中一样荒诞。也让人们意识到,有时候,疯的不是自己,而是这个社会。为我们仍是个有自我意识和有所追求自由理想的人欣慰。
我认为,这也许就是反乌托邦电影,或者说反乌托邦文化自身魅力所在。 


评论
热度 ( 19 )

© 光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